Top

深圳设计四十年成就巡礼:室内设计篇·功勋人物—黎明

时间:2020-04-14 来源: 浏览:394

人 物 简 介

迎接设计生涯中的一个又一个“黎明”

饮冰十年,未凉热血。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随着近年来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设计的发展也有了更肥沃的土壤。在寻找民族底蕴从设计到生活的路途中,文化是和经济紧密关联的,设计行业的发展正是文化软实力提升的一个重要表现,这一点在“设计之都”深圳体现的尤为明显。正是因为来自各设计领域设计师群体的不懈努力,才形成了今天深圳独特的城市特质和强大的文化软实力。

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深圳市鼎图设计有限公司设计总监黎明,儒雅沉稳,默默扎根室内设计领域数十年,淡薄名利,宠辱不惊。作为深圳室内设计界的“元老级人物”,他与深圳设计一起成长,作品简洁大气,隽永而富有韵味,深受客户青睐。

以设计弘扬中国传统文化,追寻真正东方美学

近几年在设计界,中国风热情一直不减,甚至哪个设计没有斗拱、飞檐元素都不好意思称自己为东方设计。这份热闹在黎明看来,却多了几分反思:“中国文化包括飞檐斗拱,但不局限于飞檐斗拱。”他认为,有舍才有得,东方设计不应当是紧抓住过去的技巧结构翻新复原,而是真正的取其精华,缔造中华民族之魂,将精神内涵续写传承。“在设计中改变固有的思维模式和结构,印尼著名设计师Jaya Ibrahim的作品给了我很多启发。设计师唯有沉淀下来,中西贯通,方能以设计为书,揭天下之不知,用生命之犁,耕社会之浮躁。”

黎明告笔者,从事这么多年的设计,其实一直希望能够在设计中间多体现中国传统的一些文化,这个想法还源于多年前他的一次考察经历。十几年前,日本设计在亚洲,甚至说在全球都是领先的。黎明同20多名深圳设计师自发组织去日本做了一个深入的考察。

“我们当时是以一种淘金者的心态去学习。那个时候发现日本确实把传统的文化和现代的设计理念融合得非常好,用现代的语言去表达一种非常有渊远的历史的文化。尤其是我们在考察过程中,去参观了贝聿铭为日本一个私人收藏家所设计的一个博物馆,但设计来源其实是依据中国的桃花源记。穿过长长的隧道,豁然开朗,看见了一个非常有传统感的现代建筑。”

更大的触动是,黎明发现那些展馆里面还有中国唐代、宋代的一些收藏品。“那个时候你就会觉得中国的古人在千年前做出来的东西,真的是非常的精湛,又非常漂亮,超出了其他藏品一大截,所以这么多年我一直希望能够把中国的传统的美好的东西用现代的手法把它表现出来。”

在安徽黄山市柏景假日酒店项目里,黎明便将他心目中的东方风韵进行了呈现。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念及那片皖中山水,白墙灰瓦、袅袅江南始终是第一印象。然而在项目规划时,黎明却选择了现代酒店表现方式,融入时代气息,但同时在细节之处通过意境、色系和局部的点缀来体现中式元素。做到不喧宾夺主,着眼无江南,又处处是江南。

平衡有度,在商业价值中体现设计追求

经常会有人说,设计其实也是一种生活方式,那怎样才是理想的生活方式呢?黎明觉得,设计都来源于生活,要在生活中去观察和发掘,平时多琢磨并把它升华起来。“设计师是把一种美好生活方式带给受众,不管是私人的项目,还是说是大部分的公建,其实都是最大可能地去满足受众的一种共同的兴趣爱好,所以我们的风格不是一定要是有一个很明显的风格。

而究竟要如何平衡商业价值与个人追求,可能是每一个设计师都要面临的又一道必答题。“每个设计师都有自己的追求,比如说刚才所谈到的,我对中国的传统文化其实非常的热爱,但是我真正的能够接触到这类的项目其实还是偏少的。我们主要还是做公建为主。我们可能跟企划方、管理方跟投资方都有一些不同的想法,而这个时候肯定就是一种协调的过程。”

当然黎明也会有他自己的坚持,比如说可能觉得还是要做一些设计上面他追崇的一些东西。那么这个时候度在哪里?“我个人理解,因为公共建筑不是给哪一个特定人用的,而是说可能是有一个批次的人,所以我们只能去尽量大的满足这一部分人最大共性的需求,然后在这个里面也能够体现出我们对于设计的品质和设计思想的一种追求,能够把它们结合在一起就已经是很好了。”

负责任的设计,才是真正的设计

寻到设计的文化支柱,更要丰满其外围的骨架,如果把室内设计仅定位于整个建筑行业的终端环节,那无异于画地为牢。黎明始终秉持室内设计是一门应用性艺术,不仅要有想象力,实施中亦有许多配套工程。诸如机电、智能、设备,甚至还有消防、灯光、布局等等。

“我们应当做空间设计,而不仅仅是装饰设计。”最近,黎明和他的团队作为国内设计人,与全球酒店设计排名前列的美国BLD设计事务所合作完成了有着150年历史传承,进驻中国第五家的朗廷酒店的室内设计工作。通过和各顾问公司的合作交流,也更加坚定了黎明之前的设计理念——一个设计项目不只是好不好看这么简单,而是整个运营体系、运作体系、后勤体系都合理规划其中。黎明总结道,设计并不是一个人的事,每个环节都会产生巨大的影响,设计应发挥它的最大价值。

笔者了解到,单就朗廷酒店的后勤区设计规划,设计团队就进行了无数次的探讨。既要能支持和满足酒店的各个区域,还要减少重复性投资,做成分离式还是中央厨房就大有学问。就餐人数的最大容量是多少,厨具的规格尺寸如何配置,直接关系到最终厨房面积的大小。而这时候关联设计才刚刚开始,空调、消防、卫生、灯光……最终打造出百年传承朗廷特色的英式下午茶,“当时钟敲响四声,所有的一切为下午茶而停。”就像一个精密的瑞士钟表,每一片齿轮、每颗螺丝都发挥着各自的作用,推动着指针的前进。而这份专业之后的浪漫,才显得弥足珍贵。“负责任的设计,才是真正的设计;这样的设计,更值得继续去追逐。”黎明如是说。

应用型艺术实际上也是一个缺陷因素

“很多人会觉得做设计就是画画,其实真不是。我们是属于应用型艺术,它不是纯艺术,不像油画、国画,欣赏一下很美,我们的设计要落地。”假设一个酒店,一个展馆,一个机场的项目,首先是肯定要美,要让大众觉得这个东西好看,但是落地性也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里面涉及到很多专业的搭配,包括机电,水暖通,怎么把设计的产品和各个专业搭配起来,能够真正的把它建造出来,这个是至关重要的。

另一方面,关于美的标准定义,每个人都有不同看法。比如你入住酒店,你会觉得这个酒店的大堂空间是不是很气派,创意是不是特别好?客房是不是有当地的一些文化特点?但是真正入住之后,可能关注的就是这个客房使用起来方不方便,卫生间里边的会不会有比较难打扫卫生的地方,会不会影响到入住的体验等,这些方面其实是经常被关注的。还比如,晚上睡觉的时候,隔音好不好?再比如你要去就餐,点餐了以后等上菜的时间是不是很长?“这些东西其实它是看不见的设计,但是我们在做设计的时候就已经把这些方面规划好了,也包括我们从后厨,粗加工到精加工,然后到客人点餐以后,我们要尽快送到客人的桌上,这样就整个形成了一个公共的流程和内部的循环流程,它是两条线,这些是大家平时看不见的,但这些也都是在做设计。”“所以我觉得作为一个项目的核心,可能还是在于它是什么性质的项目,它服务于什么样的消费者。”

黎明还介绍说,应用型艺术实际上也是一个缺陷因素。“我们在设计一个作品的时候,还要考虑它方方面面的把控,这就涉及到整个的资金层面,包括技术层面,时间节点,很多都会影响到最后落地的还原度问题。所以要达到非常理想的状况,需要各方面的一个非常好的配合。”

设计需要慢下来,不懈地坚持工匠精神

室内设计发展至现在虽然是一片兴盛,但是在二十多年前我国不仅没有设计市场,没有室内设计项目概念,甚至连室内设计师这个称谓在当时的大众听来都是那么的陌生。作为行业探路的黄金代,黎明正是在这个时期正式迈入了设计行业:“这几十年的发展让人叹为观止。”

纵观中国设计从最初的借鉴模仿,到微突破,直至多角度创新。从量变到质变,在一代代设计人的努力下,努力在白纸上一笔笔的勾勒描画,渐成山水,装裱成案,惊艳于世。但即使是在有着“设计之都”称号的深圳,距离真正的设计却始终还差一点。黎明建议,设计需要慢下来,然后不懈地坚持工匠精神。“设计需要慢慢推敲,但市场要考虑到资金投入和回报率,留给设计师的时间只能是大打折扣的;其次,设计要有更大的空间。设计之都的称号并非只是这个城市聚集了很多从事设计的人员,而是要对深圳未来的一个展望”,黎明觉得不要仅仅满足于每年完成了多少设计,做出了多少的建设项目,而是要逐步把这些设计细化到每个人的生活中间去,让每个人都能够感受到设计之都的设计无处不在。

作为一位“老资格”的设计师,黎明身上却有着源源不断的创新思维。对设计的热爱促使着他每天都充满着激情。亲历亲为做设计,熬夜加班成了家常便饭。正是由于这份热爱和执着,让他送走了一个又一个的不眠之夜,迎接了一个又一个的黎明。无数的设计师就在这种晨昏颠倒中年华逝去,华发早生,但也正是在这样的日夜转换中,深圳的设计、中国的设计让全世界听到了中国的声音。

(韩悦/文)